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海南周刊 儋州举人唐丙章:“一州伟望”造福乡闾

发布日期:2022-01-11 07:36   来源:未知   阅读:

  宋代名相范仲淹曾有一句名言:“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纵观历史,确实有不少文人步入岐黄之路,故而才有了“天下名医儒占多”的说法。明清时代,在“立德、立功、立言”思想的助推下,文人从医更为普遍,在他们看来,立言固然令人向往,但治病救人是立德立功,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在古代的海南,清末儋州举人唐丙章就是一位有名的儒医。作为文人,他有举人的功名,更有“南省魁卷”“一州伟望”的美誉;作为医生,他悬壶乡间,治病救人,其写下的《药性治病歌》堪称是在民间普及医药知识的典范之作。暮年之时,身处江湖之远却不敢忘国忧的唐丙章,还向朝廷上奏《平黎疏》,建议开发海南腹地,建设贯穿海南中部的铁路,以远见卓识发出历史先声。

  唐丙章,字典初,号鹤垣,道光十七年(1837年)生于儋州荔根(今儋州市白马井镇才根村)。唐丙章的祖上是被誉为“天下无双唐氏,琼州第一攀丹”的琼州望族府城攀丹村唐氏,后来才移居儋州。今天的才根村人,都知道祖上传下的一句话:“出身侬是攀丹的。”

  唐丙章出生在书香之家。他的父亲名唐元斗,是地方上有名的读书人。唐元斗深谙知识的重要性,常用“试问世间何物贵?看来还是读书人”的道理教育孩子。由于自小受到家庭熏陶,唐丙章12岁的时候已精通诗文。

  唐丙章抱负远大,童年时每以“胸怀五车书卷,眼看四海风云”自勉,年纪轻轻已成为廪生,驰誉一方文场,可惜的是屡赴乡试都没考中。接连受挫,唐丙章也不知所因何故。

  据民国《儋县志》所载,咸丰六年(1856年)琼山进士丘对欣丁母忧辞官回乡,主讲琼台书院,他读了唐丙章的文章后,指出唐丙章乡试不被选中是因为其文一气呵成,却没有做到精湛高深,耐人玩味,并建议唐丙章日后作文要从高处立意,精雕细琢,避免犯下庸俗滥调的弊病。唐丙章对丘对欣的这一番教导十分信服,通过一段时间勤学苦练后,改掉了以前为文的不足之处,写出的文章变得入木三分,读者爱不释手。

  光绪八年(1882年),唐丙章以国学生身份应顺天乡试,终于考中举人,名列第十九,被誉为“南省魁卷”。此时的儋州已经有45年无人考取举人,唐丙章中举对儋州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霖,士子奔走相告,捷报很快传遍整个儋州。

  光绪九年(1883年)是大比之年,唐丙章赴京应试。赶考路上,唐丙章春风满面,信心十足,他经过一个叫美珠坡的地方时,触景生情,不由放声高吟:“收拾行囊振马鞭,燕台遥望紫微边。水无止性终归海,山有高心共插天。”只可惜,会试放榜,唐丙章名落孙山。此后,唐丙章又两次参加春闱,仍未如愿。

  唐丙章三科没中进士,参与大挑,被列为一等,朝廷派他到湖北候补宜昌府属知县,他最终却没有赴鄂。

  唐丙章中举后,曾主讲儋州东坡书院、丽泽书院,桃李成荫。他在东坡书院施教时,撰写一联:“宾主联欢,追思笠屐风流,雪爪尚留鸿北去;冠裳承祀,若问送迎诗句,笛腔犹按鹤南飞。”上联的典故出自东坡的诗,下联来自东坡的一首《水龙吟》词,用典生动准确,造词典雅,切合东坡身世,形象生动,将后人的怀念与东坡的人生悲剧有机结合,营造出一种颇具神釆的缅怀氛围,历来为人称道,今天仍见于东坡书院里。唐丙章后来受琼州知府施典章聘请,到府城的琼台书院讲学。唐丙章在琼台书院亦教绩显著。据说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科琼山举人刘诒球就是他的一个得意门生。唐丙章作的一篇《齐宣王向交邻国》,被琼台学子视为范文,广为传诵。唐丙章也因其之才学,被代理儋州知州的范云梯称为“一州伟望”。

  古语有云:“医家奥旨,非儒不能明。”儒与医有其相通之处,故而文人习医在古代并不鲜见。唐丙章兴趣广泛,除了文才,其医技也甚为精湛。据《唐丙章举人传略》一文所述,唐丙章在晚年时仍不辞辛苦,执意北上通过了太医院的考试,并获得名列第二的好成绩。但唐丙章不愿在朝廷就职,而回到家乡悬壶济世。唐丙章行医期间治愈许多疑难杂症,救人甚众。今天儋州还流传着他妙手回春的不少事例,其中一则逸事颇为传神。

  相传当时荔根附近一村庄有一位妇女肚子疼痛难忍,久治不效,只好乘牛车到荔根村向唐丙章求救。唐丙章察看了病情,没开药方,只让来者在返回的路上策牛奔跑。妇女回到家里,肚子果然不疼了,众人称奇,无不叹服他医道高明。

  儋州人有唱山歌的传统,为了让更多的人掌握医药知识,唐丙章将常见疾病及其配药写成《药性治病歌》。这一长篇山歌集将各种常用药材的药性,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通过儋州人喜闻乐见的传唱形式展现出来,更利于知识传播。在缺医少药的旧时代,许多百姓对照药性歌句对症下药,治好疾病。《药性治病歌》传开后,不少人通过《药性治病歌》开始习医,最后成为了郎中。可以这么说,唐丙章的《药性治病歌》在儋州起到了医药初级教材的作用,造福一方百姓。

  《药性治病歌》原来很长,可惜真本已经失传,后人搜集到的只是部分内容。其中有:“陈皮半夏与藿香,桔梗杏仁桑白清。竹沥竹茹与竹黄,化痰清肺大通明。”

  唐丙章生活的晚清时代,国家内忧外患,动乱不止。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忧国忧民的唐丙章向朝廷上《平黎疏》。在这篇奏折中,首先道明上奏的目的是“为开辟琼崖腹地,以弭黎患而固疆圉”,接着回顾历来治黎的状况,继而深入分析当前的黎情,指出治理上的重点和难点,并从国际形势背景谈论开发海南对国家安全的意义。最后,有的放矢地列出十四条具体建议:“一、兵勇宜参募土人也;二、进军宜用冬月也;三、官军宜进扎腹地也;四、土司宜设也;五、黎户宜造清册也;六、市廛宜立也;七、学校宜创设也;八、厅县宜次第建置也;九、土城宜筑也;十、开垦宜招外人也;十一、田地宜丈量也;十二、黎人不宜虐待也;十三、五金之矿宜开也;十四、铁轨宜督造也。”每个条款之后,都论述了相应的施行办法。

  《平黎疏》充分体现了唐丙章的远见卓识,其中的“铁轨宜督造也”一条,可能是向朝廷提出修建海南铁路的第一个声音。唐丙章建议修筑贯穿海南中部的铁路,路成之后,采用“官督商办”或“官商合办”的方式运营,待有盈利,接着再修东西支路,形成中部十字铁路。如此一来,“一旦有警,则军由铁轨遄行,呼吸灵通,不致失事。其益大矣。”针对铁道造价昂贵的问题,唐丙章提到先用黎区坚硬的木材造火车轨道,以减少成本,数十年后再换成铁轨。

  现在回过头来看《平黎疏》,它的一些提议,即使放到一百余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进步意义。

  向皇帝上奏《平黎疏》两年后的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年过古稀的唐丙章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