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更“青睐”年轻男性?新冠新毒株奥密克戎引全球恐慌钟南山、张文

发布日期:2022-01-10 17:51   来源:未知   阅读: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新冠新毒株——奥密克戎毒株来势凶猛。其以惊人的传播速度,在欧洲多国快速扩散,引全球恐慌。

  据媒体报道,出于对奥密克戎加速蔓延的担忧,日本将禁止外国旅客入境;以色列宣布将关闭边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成为全球首个因“奥密克戎”毒株而封锁国境的国家。此外,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亦纷纷推出防控措施。

  令全球闻风丧胆,奥密克戎毒株长啥样?为何更“青睐”年轻人?现有疫苗还有效吗?钟南山、张文宏、吴尊友等专家相继发声。

  当地时间11月23日,南非科学家率先发现“含有不寻常的大量突变”的新冠变种,并于24日将这一发现上报给世卫组织。随后,博茨瓦纳、中国香港、以色列和比利时先后出现相关病例,这些感染者都具有南非旅行史。

  当地时间11月26日,世卫组织将新发现毒株命名为Omicron(中文名奥密克戎)。

  除以上提及地区外,截至目前,奥密克戎确认已流入荷兰、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意大利等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新变体目前还未在美国出现。但美国著名传染学专家Anthony Fauci表示:“一般而言,当你探测到一种具有这么大的传染威力的毒株时,它最终一定会走向全世界。”

  据报道,奥密克戎毒株是迄今突变数最多的新冠毒株,它一共含50处突变,一些是此前已知可影响传播性及免疫逃逸的突变,但未知突变更多。其中30处左右位于刺突蛋白,这也是大部分疫苗的靶向点。

  “我们还不能确定,这些突变组合意味着什么。”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的Mosa Moshabela教授表示。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表明新变体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但专家猜测,新变体能迅速传播。

  当地时间11月27日,意大利罗马儿童医院的科研团队发布了奥密克戎的全球首张图片。可以看到,突变极其多样化。

  英国剑桥大学负责领导新冠基因测序的专家Sharon Peacock表示:“这种病毒可能是从被感染但无法清除病毒的人身上进化而来,”且似乎与艾滋病毒相关。

  根据官方数据,上周三的阳性率仅为3.6%,但周四便跃至6.5%,周五已达到9.1%,且仍在攀升。

  此前,德尔塔毒株是南非的主要“肇事者”,但在最近几日的当地确诊病例中,已有四分之三来自奥密克戎。

  新毒株的第一发现者、南非医学协会主席Angelique Coetzee博士表示,从目前的样本来看,感染奥密克戎的症状“非常轻微”,包括肌肉酸痛、疲倦、轻度头痛、咽喉瘙痒以及干咳。“我们发现感染者的味觉和嗅觉并未丧失,症状也不明显。”只有极少部分人出现低烧。

  相关专家表示,由于缺乏实验数据,可能仍需数周时间才能弄清楚疫苗是否对奥密克戎有效。

  日前,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莫德纳(Moderna)、Novavax和辉瑞(Pfizer)在内的多家制药公司表示,他们已经制定了疫苗调整计划,来应对新毒株的出现。

  莫德纳认为,保持免疫力是控制病毒的关键,而其核心在于疫苗剂量。该公司正在研究加强目前疫苗的剂量是否对奥密克戎有效,实验数据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得出。同时,该公司还表示,正在研发一种专门针对奥密克戎的疫苗,很可能在2022年初上市。对于研发速度,研发人员似乎很有信心——通常能在60到90天内将新疫苗投入临床测试。

  辉瑞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h称,他们已着手调查新变种,且有望在两周内获得奥密克戎如何与疫苗相互作用的第一批实验数据。如有必要,他们预计将在约100天内完成疫苗调整。

  针对新毒株,国内公司也积极应对。据《北京日报》报道,科兴已启动通过全球合作伙伴网络收集并获取新变异株相关信息及样本。如有需要,它可快速推进新疫苗的研制和大规模生产工作,并有能力保障疫苗需求。

  世界卫生组织在11月28日发布的“已知信息汇总摘要”中指出,新冠变异病毒奥密克戎毒株有几处突变可能对其传播能力和致病程度产生影响,但目前尚不清楚奥密克戎毒株是否比其他变异株更具传染性,以及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疾病。

  此前,世卫组织已表示,奥密克戎毒株导致再感染的风险可能增加,但信息有限,世卫组织正与合作伙伴进行研究,以了解奥密克戎毒株对现有新冠疫苗有效性和检测工具的影响。

  11月28日,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变异株很新,虽然分子基因检测发现,它在受体结合部位有比较多的变化,但是它有多大的危害性、传播会有多快、会不会使疾病更加严重,以及是否需要针对它进行疫苗研发,还要根据情况来判断。现在下结论为时太早。”

  钟南山说,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危害性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判断,需要随时注意,但是现在还不会采取比较大的行动。“还有一个需要比较注意的是,对南非有关地方来的人员进行防控。”

  对于南非的情况,张文宏表示,“如果一旦明确这个南非变异株可以突破原有的免疫屏障,那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对已有的所有疫苗体系做调整,开始进入流感疫苗接种模式,也就是说每年要根据病毒变异情况,迅速构建新的疫苗”。这也意味着日子会变得更难。

  不过张文宏表示,他认同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教授的看法,“新冠病毒的变异是受到一定限制的,从疫情暴发到现在,起码发现了上百种变异株,但只有一个德尔塔能留下来。奥密克戎变异株能否最终成为像德尔塔这样在全球主导的优势株仍待观察”。

  张文宏判断,这次南非的变种病毒出现有偶然性,但是是否会对目前的初步建立的脆弱的人群免疫构成威胁,需要两周左右的观察时间。

  他表示奥密克戎对中国目前还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中国目前的快速响应与动态清零策略是可以应对各种类型的新冠变种的。新冠病毒再变,还是新冠病毒。

  另据新京报报道,11月2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大家对奥密克戎不必过于担心,它刚刚出来,真实面貌怎么样,我们还不能完全认识,在真实世界它会不会超越德尔塔成为全球的主要流行毒株,不仅仅取决于它的生物特性,还取决于人的社会特性。”

  吴尊友认为:“只要坚持常态化防控的措施,就能够防止奥密克戎毒株的流行。”

  “数学模型显示,奥密克戎的传染性比德尔塔还强,但有一点很清楚,不管怎么变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公共卫生措施对所有变异毒株都是有效的。”吴尊友如是说。